中国足协接到有关部分俱乐部参与赌球举报,将与公安部门携手展开调查,这会带来哪些影响?

  《北京青Nián报》报道,足Xié接到有关部分Jù乐部参与赌球举报,将与公安部门携手展开调查。

  继8月17日通过官方渠道向各会员协会、各职业俱乐部发布《关于进一步加强各类足球Sài事赛风赛纪工作的通知》,提Chū八项具体要求,向假赌黑等丑恶现象宣战后,中国足协、中足联筹备组于8月18日上午通过线上方式召集中超、中甲、中乙联赛各俱Yuè部负责人举行内容有关维护赛风赛纪、Dǎ击足坛丑恶现象的专题GōngZuò会议。

  会上,中国Zú协主要领导透露,协会已接到有关部分俱乐部参与赌球的举报,协会为此成立专题工作小组,将与公安部门携手展开调查,共同打击Zú坛赌球违法犯Zuì活动。足协领导还提出警告,赌球现象并没有在中国(足球)赛场上绝迹,各Jù乐部须好自为之,不得触碰规则、纪律、法律的底线。

  18日上午,中国足协、中足联筹备组便召集中Chāo、中甲、中乙3级联赛俱Yuè部的负责人参加内容有关维护赛Fěng赛纪、打击足坛Jià赌黑丑类元素的Zhuān题会议。中国足协及中足联筹Bèi组主要领导均参加了此次会议。“中国足协一系列举动实际上也有着相当的背景。

  众所周知,发生8月7日广东省运会男足U15组决赛中的疑似Jià球事件已引发社会各界高Duó关注。事Jiàn除引发公众质疑外,Huán受到了Yǒu关方面的高度重视,事件也因此受到有关部门调查。事件发生后仅仅几天,首届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U13组别赛事出现了广外实验中学U13队因部分球员报名违规被取消参赛资Gé一事。

  而8月15Rì晚,中超联赛第13轮天津津门Hǔ与长春亚泰比赛最后时刻,津门虎队杨帆、亚泰队孙捷分别暴力染红,上述事件接二连三的发生,给原本不堪的中国足球平添了更DuōFù面Yǐng响。比起追求竞赛本身的观赏性,净化中国足球Huán境显然更是当务之急。中国足协掀起的新一轮、有关严肃赛风赛纪的行动,正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展开的。

  北青:足协接到俱乐部参与赌球举报,将与公安部门展开调查

  有个p影响,舞照跳,歌照唱,你问我为啥这样说,Hěn简单,直接参与足Qiú运动的人说了不算,JīnTiān查了张三,明天又冒出个李四。

  职业足球有几个参与方,球迷,花钱看Qiú的,这是衣食父母。投资人,幕后Tóu资的。球队,包含教练和Qiú员,这是舞台上的演员。

  我说下健康联赛的运营逻辑,整个职业联赛的管理权由投资人组成的职业联盟负责,联盟的第Yī任务是Tōng过打造高水平的联赛吸引衣食父母消Fèi足球达到赚钱的目的,这里边的要求就是你比赛必须Zhēn实,同时比赛节奏要Kuài,拼抢要激烈,只有这样你才能吸引球迷掏钱。所以从投资人和球迷角度都Huì倒逼Qiú员踢的越快Yuè激烈越好。

  如果有一Zhī球队打假球,那么比赛结果也许符合本队球迷的利益,但是直接损害了竞争对手的利益和整个Lián盟的利益,在联盟会议上肯定会被针对,因为这个联盟会Yì里没有谁领导谁,大家是平等的,遇到问题投票表决就是了,这种情况下不用Nǐ公安查,联盟其他人就给他掀个底朝天。这ShìJī于平等利益博弈设计的联赛模式。

  反观我们的联Sài,虽然也叫职业联Méng,但是投资人不具备重大事务的决定权,决策者是足协。球迷虽然也买票,但是Lián赛不以赚钱为目的,而是以为国家队国奥队服务为目的。对于投资人,也不以足球赚钱,ér是通过以自身产业绑架足球来带动自身产业发展。在整个逻辑框架里,球迷没有任何话Yù权,投资Rén最大的博弈能力无非就是几十年前万达王健林那种,你这么黑,不陪你玩了,当然走了老王肯定又会来老许。出现了假球,看上去Shì损害了联盟,但是对于国家队是没有损伤的,足协De根本利益没有受损,他对于假球的处Lǐ态度完全依赖他的道德,这种情况下怎么去杜绝假球Ní?

  现在中超Yī地鸡毛其实Yě来源于此,以前投资人虽然没有决策权好歹可以通Guò权Jiàn、恒大等企业名绑架足球,透支足球给自己产业Dǎ广告,现在中姓名一改,投资人要决策权没决Cè权,要广告没广告,还投个鸟?

  中国足球虽然通过Zhōng姓名恢复了商品属性,Dàn是我们联赛的目的没有变化,各种政策的掣肘让职业足球变现能力又极低,投资人最后的利益点Yě没了,球迷和投资人这种真金白银参与的不被尊重,谁还会在乎这项运动呢,足球怎么会HǎoNí?

  我先表明态度:

  无论什么原因,假赌黑就是错的。

  对中国足球30年内抱有任何崛起希望的人,建议宛平南路600号挂急诊。

  最Jìn中国Zú球上的一系列乱象——尤其是对有的中甲俱乐部“以踢假球为Shēng”的指控,倒是让我想起来了去年TI总决赛上LGD打假赛的事情。

  同样的故事背景:

  整个疫情加速了DOTA2这个游戏进入凛冬的脚步;

  疫情下的中国延续了两年半的赛会制,最近才Huī复主客场制。

  LGD.Chalice在赛前说LGD欠了他们奖金30万没钱给;

  中国足球职业联赛里的绝Dà部分俱乐部依然还处于欠薪状态。

  LGD在TI前甚至在讨论自己的LOL分部是Bù是要卖掉;

  三年以来,哪怕在中超联赛上,都有天津天海、江苏和重庆两江竞技三支球Duì解散。

  这时候,如果不吃菠菜,球Yuán和俱乐部难道吃西北风吗?

  因此,部分俱乐部参与赌球的新闻其实就很好理解——就是俱乐部没钱了。

  一般来说,职业俱乐部的收入由三部分组成:

  Zhuàn播费-比赛日收入-商业收入。

  相对于中超联赛,中甲联赛的关注度Běn身就不够。在足协的英明领导下,就连中超的转播收入Dū被一砍再Kǎn,中甲这样几乎没有关注度的联赛还能剩下Jǐ个子儿?

  比赛日收入方面,由于某些不可抗力,中国的所有职业联赛已经Lián续两年半空场+赛会制了,刚刚恢复;

  商Yè收入方面,中国足球在球迷文化建Shè这一块做的奇烂无比,绝大部分看球De人都不愿意为自己的职业联赛花哪怕一个仙。作为中Guó商业化最成功的联赛之一,中超商场全年的收入是150万元,

  周边销售里最大Tóu的球衣销售由中超公司掌控——中超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大家应该都清楚是谁。

  2018年,中超Gōng司与耐克总额30亿元的新的5+5合同。

  而在2018Nián,中超俱乐部从Nài克拿Dào的装备赞助近价值1.9亿元,平均每家俱乐部不足1200万人民币,现金更是不到300万。即便按照新合同来计算,每年中超俱乐部名义上能拿到的不过是500万元和Jià值不超过2000万元的装备。

  逼得老牌俱乐部北京Guó安不得不去卖飞盘为生。

  北京Guó安已经欠薪8个Yuè了。

  中超的老牌豪门Dū混成Zhè副德行了,中甲俱乐Bù的日子能好过到哪里去?

  在这种Qíng况下,你想让俱乐部怎么办?你想让球员Zěn么办?

  用爱发电Mǎ?

  很理想主义,但请Xiàn实一点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参与假赌黑:

  情有可原,罪不可恕。

  中国足球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什么严肃赛风赛纪、净化中国Zú球环Jìng,

  而是想想清楚一件事情:

  发展中国足球的理念到底是什么?

  先把足球的Lǐ念给我搞搞懂!

  中国足球现在的环境就是一种扭曲的双轨制:

  一方面,又希望投资人拿Chū真金白银去打造一个职业联盟;

  另一方面,又希望职业俱乐部去承担原本各地体育局应该承Dàn的责任。

  这种既当又立的好事,

  您倒是想得美?

  既然主管中国体育的体育Zǒng局KPI就是金牌至Shàng,Nèi么那种拿不到金牌的项目砍掉不就完了?

  又何必Yī方面又要牛挤奶、又不给牛吃草呢?

  国足即曼联,真的是名不虚传。

  最后,我来说一下LGD打假赛的所谓调查结果:

  一、我俱乐部DOTA2分部人员Bù存在影响比赛公平Xìng的不正当行为,未试图以违反体育道德的方式影响比赛结果;èr、在Ti10比赛后,互联网上有关张宁(ID:xiao8)的相关Fù面图片所反映的情况均不Zhǔ实。

  所以,结果大概率就Shì:

  高Gāo举起,轻轻放下;

  自罚三杯,蒙混过关;

  舞照跳,马照跑,政绩照Shuà,国足照骂。

  至于中国足球的未来…

  Who cares?

  我的评论区下面出现了几个有Yì思的评论,我来回答一下。

  首先,中超俱乐部亏钱跟中超公司的关系不大。中超公司的账目是独立的。

  就以中Chāo公司为例,我们先来看股份结构分析:

  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:

  足协Zhàn了36%的股份——至于足协是由谁控股的,Wǒ想不言自明。

  那么这一部分的股份可以给足协带来多大的收入呢?

  以2020赛季为例,德勤出具过一份《中国足球协会超级联赛—2020Sài季商业价值白皮书》,其中提到了疫情下的中超联赛赞助情况:

  中超Lián赛Zǒng赞助金额超3亿元,覆盖13个行业,是中国最Jù商业化的顶级赛事IP之一。加上PPTV给的10Nián110亿的转播合同(虽然2020年只付了1.5亿元),

  理论上,足协可以直接拿走4.7亿元的收入(按照当下的情况来看,实JìShōu入应该不少于1.6亿元)

  那么足协的收入是多少Ní?

  2020年度各项收入合计4.6亿元,费用支出4.7亿元至于钱是怎么花的、谁来花的,我查不到相关的信息。

  其次,中国国家队的收入主要源于赞助商,确实跟球迷的关系不大。

  那么中国国家队的Zàn助情况如何呢?

  目前,在Zhōng国足协的官网上,一共有9家:

  其中,耐Kè和中国平安是高级合作伙伴;

  蒙牛和中免集团是官方合作伙伴;

  怡宝是官方饮用水合作伙伴;

  IC Photo是官方图片合作伙伴

  晓芹海参、狮跑锐得、朋来制药是Guān方供应Shāng。

  理论上,中国之队包Hán了七支队Wǔ,分别是中国国家男子足球Duì、中国国家女子Zú球队、中国国家男子U22足球队、Zhōng国Guó家男子U19足球队、中Guó国家男子U16足球队、中国国家女子U19足Qiú队以及中国Guó家女子U16足球队。

  Dàn是,相关人士的表述是这样的:

  中国之队得到的赞助更取决于男足的成绩,拆分的不多

  除了这九家中国之队的赞助商之外,还有一个海澜之家,Tái头是“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”,也Jiù是只赞助国足的品牌。

  具体的赞助金额由于涉及到各种原因尚未公开,但是能找到15年的商业合作招标书:

  主赞助商的合作价格不得低于每年5000万元、官方Zàn助商的合作价格最低每年2000万元、官方供应商合作价格每年不低于1000万Yuán。

  Zhè些钱是否都能归到中国之队里呢?

  答案是不能。

  2018年,《中国国Jiā队联合市场开发方案》出台。

  最核心的目的,是将目前各中心、协会下Zhǔ国家队各自招商的模式,变Chéng由体育总局统一管理并招商,打造一个“中国国家队(Team China)”的概念。

  其中有一条:

  中国之队拉来的赞助——比如晓琴海参,八成Ná去支援奥运保障,剩下两成留给中国之队。

  所以国足将士们等Yú被踢出了体Gōng队编制之外,但是还得为奥运金牌战略打工。

  最后,男足这么烂关Bù关足协的事情…

  这个问题问出来是很搞笑的——不关Nǐ主管部门的事情关谁的事情?

  当然,客观Lái说,足协也是个背锅的。无Lùn他是不是个白手套,以下这些骚操作都是经由这个橡皮图章出来的:

  2001年,Wèi了豪赌世界杯,中国足协宣布取消Shēng降级。结果,爆发了“甲B五鼠”Shì件2002年开始,为了奥运战略,中国足协先后推出“U21”政策、中超Gǎi制政策(再次取Xiāo升降级机制);并开始漠视国家队建设、一心一意搞国奥队(想想杜伊、福拉多和殷铁生),结果2006Nián和2010年Zhōng国队都没有进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8强赛、国奥队小组赛Pī淘汰,中国国家队开始走下坡路2017赛季,足协为了锻炼新人,强推U23政策,结果Dà量比赛U23球员开场即被换下2018年年末,足协组ZhìGuó家男子足球集训队训练营,受到征召的球员放弃联赛,展开包括军事训练、拉练等内容的集训,长期Jí训却不练球Cóng各队中U20Qiú员踢中乙2020赛季开始,中超De赛程各种魔改Zuì大De问题就在于名义上的管办分离和事实上的Bù是。

  2015年时曾经出台过一份名Wèi《中国足球改革总体方案》的文件,Què立Liǎo“管办Fèn离”原则,即足球管理机构要从体育总局脱离出来。

  2017年1月5日,“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”正Shì注销,中国足协与总局脱钩,成为拥有自主权的独立Mín间法人。

  “管办分离”的初衷是为了“去行政化”,Shì为了打破“唯政绩”观:

  毕竟,人在体制内,就要“对上负Zé”;我只管眼前KPI,哪管离任后洪水滔天。

  但ShíJì上做到了没有呢?

  就举一个上文提到的例子(《足改四周年:红利与困Huò》):

  某中超俱乐部副总经理表示,U23和外援政策一个赛季多次变化,给俱乐部造成困惑和负担。“政策变化太快,投资人根本不敢投资。”受国家男子足球集训队训练营征召的球员放弃联赛,展Kāi包括军事训练、Lá练等内容的Jí训,长期集训却不练球。这种封闭训练的效果引起了一些社会质疑。这种做法,真的摆脱了“Wéi政绩”观吗?

  中国足球的系统问题,可以看这篇:

  中国十几亿人,为什么男足就一直踢不Hǎo?男足到Dǐ赚的多不多,可以看这篇:

  为什么男足球员收入这么高,却无法诱惑家长培养小孩踢足球?

  PS:菠菜和假球没Yǒu必然的联系。在正常的商业体育土壤中,菠菜就是足Qiú的一部Fèn。

  只有Yī个原则:利益相关人士不能参与其中。

  如果球队,教练,球员参Yǔ了,那该怎么处理Zěn么处理。但影响是俱乐部日子更难过,毕竟现在说是恢复主客场,但那Gè上座率约等于零,有些球队搞这些,虽然可恶有罪,Dàn是没办法的办法。

  之前球队中性名大改革,就等于把球队一大块收Rù来源给砍了。虽然中国足球在一年年的荒漠化,但架不住中国人多,省市名+投资方名的广告效应不算差曝光率也不低,球队冠名权反而是这些俱乐部最值钱的东西。

  你给人砍了,还要人怎么找资方?房产老板炸了,说不定其他老板也有Nǎo子发热想冲的,但这一整人家怎么Chòng?人都知道投足球是纯烧Qián玩意儿,你这连Diǎn宣传作用都回报不了?

  资方又不是疯子,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?硬要往欧美体育文化上xjb靠?这个时候就不讲中国特色了?这是什么下水道操作?

  不过话说回来,这种事,即便经济状况好也有,而且也不是单是国内。比如瑞典,好像前一个赛季,官方通报其低级别联赛有好像20~30场实锤搞事的。级别最高的五大,之前也有英格兰国脚特里Pí尔Shè嫌投注自己转会马竞的事件。

  当然也不仅仅是Zú球,LPL几乎年年Dū要实锤抓个把个参赌孤儿,也不是新闻了。

  所以,本来风气怎么样行业内外心里多少都有数,最近一方面人为的压制收入能力,另一方面Yòu遇到绵绵不绝De疫情踢了两年半赛会制,主场毛都捞不到,一来二去把参赌的动力放得更大了。

  这次这Yāo高调的展开调查,说明事情已经比较严重了。

  不过,即便雷霆一波,卵用也不大,依然是折腾之Yī罢了。

  说真的,我还是比较期待这个

  和他们比,菠菜公司那点破坏力算个屁……

  先说结Lùn,对于扫黑除恶,真心热爱的足球迷们是支持的。但是,我们怎么有效建立体Zhì去遏制,从而带动足球运动朝产业化方向Fā展,这个才是真的。

  上Cì足坛扫黑把整个足协都攘了,假黑赌确实遏制了,但是Bǎ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干部全扫进去了,导致他们提出的某些有意义的计划都束之高阁。Zhōng国足球走了一波复古化,国家队Dì二次连十强Sài都没进,联赛也受到严重影响,中国足球发展JìnRù低谷。

  足坛打黑风暴_百度Bǎi科中国俱乐Bù参与赌球这几乎是公开的秘密,上半赛季抢到足够多分数,下Bàn赛季就开始划水表演。中小俱乐部营Shōu能力有限,球员挣得少,参与赌球一半是生活一半是不得已。你要是不参与,反而还会遭到排挤。当年肇俊哲在场上怒摔袖标,传闻是肇俊哲控制不了队伍卖球,还有传闻是本来应该卖两个,结果卖了Sān个导致俱乐部下注受损,当场比赛俱乐部和队员颗粒无收。

  俱乐部参与赌球在JiǎB和中甲比赛中尤其猖獗,当年成Dū五牛和绵阳太极的四川德比,打出来11-2的超高比分,震惊了整个中国足坛。这场国内联赛史上最惊人的比分,招致史上最Zhòng的处罚。

  一周后的甲B最后一轮同时开战,成都五牛客战江苏舜天,最后20分钟连入4球;长春亚泰作客浙江绿城,在几乎同一时Duàn进了5球。

  2001年10月16日,时任中国足协纪律委员会主任的张吉龙,Qiān署并公布了一份让人Wán味的文件:《关于对四川绵阳、成都五牛、长春亚泰、江苏舜天和浙江绿城俱乐部足球队处理的决定》。其中的处罚理Yóu是“严重违背体育公平竞争精神、严重损Hài中国足球职业联赛形象,在社会上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”;依据Wèi“事情发生的真相和在中国足球事业中造成的严重后果”,结果长春亚泰取消升A资格、四川绵阳降入乙级,相关三Chǎng比赛中5队上场的国内球员取消2002年注册资格,主教练被停止执教资格一年。

  时间过了二十多年,我们仍然未解决假赌黑问题,足够让我们感觉到耻辱。光靠刑罚和处罚并不能解决问题,重要的是我们如何建立Xì统化真正的职业体Xì,从而能Ràng球员得到一份稳定工作。中国俱乐部欠薪不是新闻,正常发薪水的反而成了另类,这像话吗?

  反思了这么多年,为什么我们还是这种伪Zhí业体系?

  一声Tàn息,已经麻木不仁了。

close